相关文章

花近万元拿培训机构“自制”证书?合肥女子考儿童营养师被坑惨

来源网址:http://www.hfyrsg.com/

小吴想要多学一门技术,就交了9800元,与合肥某教育公司签订了协议,接受为期6个月的儿童营养师培训。实际培训中,小吴发现培训基本都在网络上进行。学完后,她发现拿到的证书《儿童营养师培训证书》是该公司自制的,并不是人社部门颁发的。小吴觉得受了欺骗,将该公司告上法庭。

花钱培训拿到培训机构自制证书

小吴说,2015年2月,她与合肥某教育公司签订了《培训就业协议书》,约定合肥某教育公司为她进行儿童营养师培训,培训时间为6个月。支付了9800元培训费后,她发现培训基本上是通过多人语音群聊工具——YY语音等进行。培训学校安排的都是上期学员等人充当老师。小吴认为,自己学完后,拿到的并不是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教育培训中心颁发的《儿童营养管理师岗位证书》,而是该公司自制的《儿童营养师培训证书》,而其所宣传的就业保障也是虚假承诺。

小吴还说,合肥某教育公司没有进行培训和颁发证书的资格,同时也不具备安排工作的资质。小吴一纸诉状,将合肥某教育公司诉至法院,请求法院解除原被告之间签订的《培训就业协议书》,被告返还原告支付的培训费9800元并支付相应的利息。

因当初协议未明确考证学员败诉

而合肥某教育公司辩称,原被告间的培训就业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被告已依约提供了相关培训服务,协议业已履行完毕,远程教学仅仅是组织教学的一种方式,原告蓄意混淆教学方式与教学内容并在接受持续6个月的课程培训结束之后,要求退费于法无据等。

一审法院经过审理后认为,本案中原告小吴与被告合肥某教育公司在平等、自愿的基础上订立《培训就业协议书》,不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应为有效。双方仅于合同中约定合肥某教育公司对小吴进行儿童营养师培训,并未约定培训的目的是能够使其取得儿童营养师资格证书。而且,小吴也认可合肥某教育公司已完成教学和培训任务,双方之间的合同已实际履行完毕。

小吴主张合肥某教育公司不具备履行合同的能力和资质导致合同目的不能实现,证据不足。而对于合肥某教育公司配备的教师不具备履行合同能力的师资条件,未对毕业学员安排就业等事项,均属于合同履行事宜,可向相关部门反映或追究被告的其他违约责任,但要求解除双方之间的合同于法无据。

最终,一审法院驳回了小吴的诉讼请求。因不服一审判决,小吴提起了上诉。近日,二审法院对此案进行了审理。二审法院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最终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实习生 卫晓敏 合肥晚报 ZAKER合肥记者 刘晓平